→ 慈善文化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最新项目更多>>

温暖的父亲

2019-04-29 10:36

周日回家看望父母。中午时分我和父亲在厨房做饭,照例是我当“大厨”,主烧菜,父亲煮饭外带当我的下手,被我封为“二厨”,父女俩忙得不亦乐乎。

当一切就绪,准备开饭时,却发现电饭锅的指示灯不知何时灭了,揭开锅盖,米还在汤里扑嘟扑嘟跳着呢,成了一锅半生不熟的夹生饭。“肯定是电饭锅坏了。”父亲一下子像泄了气的皮球。“那怎么办?这都几点了?中午吃什么呢?”想着一家人都在等着吃饭,我一肚子怨气地冲父亲嚷。父亲对着电饭锅略一思忖,大手一挥说:“没事,有办法。”只见他迅速从屋外抱进一些木板木条,弯腰拿起火钳准备生火,父亲打算用锅灶烧饭。“这样更好,铁锅烧的饭味道香,还有你爱吃的锅巴。”父亲一边忙活一边对我说。事已至此,我只好不情愿地帮着忙。父亲架好火,舀了些水放在铁锅里,然后把电饭锅里的夹生饭倒进铁锅里,满有把握地告诉我:“二十分钟一定开饭!”果然中午吃饭时,全家人都吃上了喷香可口的米饭。

父亲就是这样,今年71了,在我记忆中他好像一直都是这样宽厚从容,遇事沉着冷静,对子女们永远都是一副好脾气,而且乐观幽默,教育我们时很少说些大道理,但他那于轻描淡写中蕴含的道理却让我们一辈子难忘。

婚后,我住的是三间平房外带一个小院,院子不大,约四五十个平方。当时建房时,工人师傅建议把院子全都抹上水泥地面,免得以后长草,我没有同意,我想留些土栽树种花。后来树是栽了几棵,花却一朵也没有,倒是各种野草无需耕种,“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年年蓬蓬勃勃。我们那时年轻,玩兴正浓,无暇顾及它们,每次都是父亲来帮我们打理。一次父亲又来帮我们除草时,我恰好在家,便参与了战斗。没想到平时不起眼的小草清除起来很不容易,它们的根扎得很深,地面又硬,每拔出一根都需要费好大的力气。更令人沮丧的是你埋头苦干了好长时间,抬头一看还是绿油油的一片。我立马没了精神,看看父亲,他一副不紧不慢不急不躁的样子,我嘟囔着:“这得弄到什么时候呀?随它去吧,反正冬天它就死了。”父亲呵呵笑着说:“不要着急呀,眼怕手不怕。”果然在父亲“眼怕手不怕”理念的指导下,现在我家的院子一年四季都干净整洁。是的,眼怕手不怕!当遇到困难想要放弃的时候,不要着急,不要想得太多,踏踏实实地去做就可以了。

父亲还有一个本领就是会营造气氛,父亲让家里总是充满了欢乐和温暖。记得两年前的一天中午,我回家蹭饭,恰好母亲身体不好,我去厨房烧饭时父亲照例帮忙。那天因为生活上的琐事导致情绪不好,我心情烦闷,做事心不在焉,一不小心锅铲咣当一声掉到了瓷砖地面上,发出刺耳的声响。我心里更加懊恼,正准备发作,一旁洗菜的父亲一边做逃跑状一边笑着说:“我的妈嘢,快点走,好危险呀!”看到父亲夸张的表情,我不禁哑然失笑。父亲用这种方式哄我开心,我心中的烦恼顿时烟消云散。

父亲一生辛劳,年轻时为了照顾年迈的奶奶和我们兄妹五人,他备尝辛苦。退休后他还卖过西瓜,经营过水电器材,他64岁那年,母亲生病住院,父亲彻底地从前台走到幕后,回归家庭担负起照顾母亲、接送孙儿、买菜烧饭的重任。为便于做家务,父亲特意去市场买了两件蓝布大褂穿在身上,美其名曰居家服,并告诉我们说干一行要爱一行,干一行要钻一行。去年冬天的一天,母亲打电话让我回家拿木炭,我不解地问哪来的木炭,母亲说是秋天里父亲回乡下老家自己烧的。原来父亲听说现在木炭难买,且价钱高,入秋后便每天早出晚归,骑车几十里山路回到乡下老家,把乡下老家房前屋后的杂木砍了烧成木炭,给我们兄妹过冬。

都说父爱如山,是的,父爱如山!父亲为儿女们撑起了一片晴朗的天空。可我还要说父爱如涓涓细流,缓缓流淌,浇灌滋养着儿女们的心田。

作者简介:齐风云,笔名冰凌儿、风云,铁道职工,著有长篇小说《午夜来电》。


Copyright 2004-2012 河南省慈善总会 对本站数据有疑问请致电联系0371-65509100

豫公网安备 41010502003174号 豫ICP备14009891号-1 地 址:郑州市晨旭路8号 福彩大厦5、6楼 邮编:450000

技术支持:北京厚普聚益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