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慈善文化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最新项目更多>>

“第三次分配”时代到来,富人如何进行财富规划?

2021-11-10 15:10

文/张文龄

 

近日,“第三次分配”成为热词,中国将迎来“第三次分配”时代。

中国第一批创富者正进入守富、传富的阶段,由积累走向传承的财富特点与“第三次分配”时代交织,势必带来财富传承观念与财富解决方案的革新。加之围绕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精神,一系列制度安排、税收政策可能出台,这将推动更多富人投入慈善事业。家族慈善作为实现第三次分配的重要途径,作为推动财富、事业与精神传承的必选方式,将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中国的家族慈善事业正处发展初期,面对新的时代机遇与挑战,迫切需要更系统地思考与研究。改革开放四十余年,中国经历了巨大的变迁。飞跃式的发展创造了人类文明史上的奇迹——我国成为世界减贫人口最多的国家,对全球减贫贡献超过70%,GDP总量的全球占比从1978年的2%上升到了2020年的17%左右。

持续的高速发展也成就了庞大的民营企业和企业家,包括其中占比极高的家族企业,积累了巨量的超高净值人群和私人财富,由此,也形成了当下巨大的家族传承需求。

202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的颁行,在一定程度上完善了家族传承的法治环境。家族善财传承远远超越传统意义上的家族财富传承。

推动家族善财传承,要透彻理解财富本质以及财富对家族的意义。财富的本质是凝结在表象之后的劳动和社会关系,如果后代不能驾驭这种关系,就很难传承和保有家族财富。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如果过早给予家族后代大量的财富,他们将因此错失普通人的感知能力、奋斗精神和创新想象,换句话说,财富可能会毁掉他们成功的机会。

高净值人群应透彻理解只有包含利他的财富安排,才能搭建基业长青的传承构架。

家族后人的成功有多种呈现形式,保有巨大的家族财富只是成功的一种形式,成为各行各业的翘楚都是成功;更大的成功,则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家族善财传承应当遵循“传家为体、传富为基、传业为用、传社为本、传文为要”五项原则,即达成家族和谐兴旺、人才辈出,财富持续增值、安全可控,事业绵延不断、品牌卓著,声誉广泛良好、人群楷模,文化使命清晰、创新永续。

慈善在这一个过程中,往往可以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

比如,在人的传承上,慈善能为家族后代建立同理心、慈悲心,建立正确的价值观;在事业上,慈善可以为不愿参与家族企业的成员提供一个为家族共同目标努力的平台,增强家族凝聚力,同时也可以对家族后代的领导力、社交能力、财务能力等加以训练。

在21世纪考量中国家族善财传承,可以借鉴100年前美国洛克菲勒、卡内基等家族的经验,更要依托中国的文化传统,同时符合未来的发展趋势。

中国源远流长的传统文化中,有关给予和慈善的论述非常丰富。

儒、释、道思想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主线,先秦时期,孔、孟、老、庄、墨等诸子学说体系里即蕴含着丰富的慈善思想,譬如儒家言“仁”与“爱”、道家言“积善”、墨家言“兼爱”等。

两汉以后,佛教的慈悲观、业报说和功德观也为中国公益慈善的发展提供了丰富的元素。在儒家看来,想要余庆,须先积善;在佛教看来,想要成佛,须先为善;在道家看来,想要成仙,须先立善。

春秋末期政治家、商圣范蠡开创了“裸捐”先河,他经商有道,但他不以取得巨额财富为最终目的,而是出于自己对“财币欲其行如流水”理念的独到见解。《史记》载,“范蠡三徙,成名于天下”“十九年之中三致千金,再分散与贫交疏昆弟”,这是对他达则兼济天下的褒奖。

19世纪80年代初,以上海协赈公所为中心,聚集了经元善、盛宣怀、郑观应、严佑之等十余位江浙绅商,形成了清末第一个慈善家群体。

民国时期,绅商沈克刚、李祥霖等人构成了当时湖南声誉最隆的慈善家群体,主持湖南慈善总公所、湖南救济贫民工艺厂等机构,募捐、司账诸事均有专人负责,善举不辍。这些都是今天可以借鉴的榜样。

近二三十年来,反思和改造传统发展模式已成为全球思潮。工业革命带来了经济、科技、社会发展的巨大进步,同时也导致了大量影响可持续发展的社会问题,这些问题和困扰的根源,就是新自由主义支撑的市场原教旨主义这套商业逻辑、金融投资逻辑和与之相配合的公共管理逻辑。

在家族善财传承实践上,有很多选择方式具备实现善财同步的可能。

第一是探索与实践影响力投资。传统商业只管财务回报,不考虑责任;传统慈善只管公共价值,不考虑财务回报。当我们细致分析梳理后能够发现,位于两者之间的就是影响力投资。

从逻辑上看,影响力投资介于传统慈善“不考虑收益率”与传统投资“仅考虑财务收益”之间,投资财务收益率居中。

第二是推动企业CSR进化,从企业社会责任向创造共享价值。能否将履行社会责任由外来加入的模式转变为企业全流程嵌入的模式非常关键,这是每个有志于商业向善的企业家可以立即实践的。

第三条是创办社会企业。现在不少企业流行内部创业,那么用以前做企业社会责任的资金孵化社会企业也是不错的选择。

第四是开启战略慈善,尝试用做慈善的资金去投资一些“不知道能否成功但旨在解决社会某个问题的发明”,将单纯的捐助转向“善资源”的撬动。

仁者以财发身,不仁者以身发财。在追求义利并举的善财传承方面,中国既有悠久的文化传承,更有意识形态和道路选择方面的前提条件。

促进人的全面发展,逐步实现共同富裕,是中国共产党既定的明确目标;创新发展、协调发展、开放发展、绿色发展、共享发展,是中国共产党追求的发展道路。

2020年7月2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明确倡导:企业既有经济责任、法律责任,也有社会责任、道德责任。任何企业存在于社会之中,都是社会的企业。社会是企业家施展才华的舞台。只有真诚回报社会、切实履行社会责任的企业家,才能真正得到社会认可,才是符合时代要求的企业家。

在传统慈善和传统商业之间,可以选择双重底线投资、ESG投资、使命相关投资、社会企业、共益企业等多种模式。

高净值人群行善主要有几种路径:直接向公益慈善组织或项目进行捐赠、在具有公募资格的慈善基金会下设立专项基金、设立捐赠者服务基金(donor-advised fund)、设立家族慈善信托以及成立家族基金会等。

推动家族善财传承,有助于超高净值家族破解“起高楼、宴宾客、塌楼房”的富不过三代魔咒,也事关我国基本经济制度及财富分配制度的完善,更关系中国能否夯实共享发展根基,建立并保持新商业文明时代的引领优势。


(本文系《中国家族慈善指南:家族财富、事业与精神如何永续传承》的绪言)

 


扫码关注

  • 河南省慈善总会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2004-2021河南省慈善总会     对本站数据有疑问请致电联系0371-65509100

豫公网安备 41010502003174号     豫ICP备14009891号-1   地 址:郑州市晨旭路8号 福彩大厦5、6楼    邮编:450000


技术支持:北京厚普聚益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