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慈善文化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最新项目更多>>

“她就是我和我哥的李焕英”

2021-02-25 09:04

河南商报记者 曾令统/文 左冬辰/图 

“人的一生也不知道是谁来安排的,有的人活得多姿多彩,永远都有花不完的钱;有的人就得天天为生活奔波。”吕爱梅边帮患有渐冻症的儿子插上呼吸机边说。

儿子小强和小猛,一个39岁,一个29岁。需要呼吸机,是因为他们分别在14岁和9岁的时候患上了渐冻症。随着病情严重,他们只能卧在床上和椅子上。父亲患有耳聋,家里的重担全压在吕爱梅一人身上。

日子一天天过去,60岁的吕爱梅不愿服输更不愿服老,“服老干啥,我还要好好照顾我的两个儿子嘞。”为了更从容地对抗“年龄”,吕爱梅今年过年的时候,赶了个潮流,给自己染了头黑发。

“这样干起活来,感觉自己更有精神头了。”吕爱梅笑着说。

2021年2月23日,吕爱梅轮流喂两个儿子吃饭

几十平方米的房间 她却忙上一天都忙不完

2月23日晌午,郑州火车站附近一个小区的院内,来了第二拨晒暖的老年人。

吕爱梅没空和“同龄人”享受那份惬意,她先把家里收拾干净,再把儿子床上的被褥仔细拆解后放在院里晾晒。回到家里,她又仔细地查看剩下的食材,准备晚饭,抽空还要去看看老大喉中是不是有痰、老二坐得舒不舒服。

2021年2月23日,吕爱梅为大儿子吸痰

他们住的虽然是小区,但是毛坯房。几十平方米的房间,却让吕爱梅忙上一天都忙不完。

老大小强患有肺衰竭还伴有肝损伤,经过一次切管手术,他就不能长时间地坐着。每隔一段时间,吕爱梅都要给他用呼吸机抽一次痰。

老二小猛的情况稍好一些。“最起码我还能说话,还可以长时间坐着。”小猛说。

为了方便照顾儿子,娘仨睡在不远的地方。老大睡在呼吸机旁,方便随时使用;吕爱梅支了张木床睡在一旁,随叫随到;小猛在另一边。

跟39年前初为人母照顾襁褓中的孩子一样,自两个儿子患病后,20多年吕爱梅几乎没睡过一个囫囵觉。

2021年2月23日,吕爱梅照顾大儿子

小强原本有一双健康的腿。1989年,小强突然出现四肢无力、浑身酸痛的症状,到后来,他连走路都成了问题,摔倒后更是扶都扶不起来。

但吕爱梅并没有放弃,“有病咱就治呗,即使我花光积蓄也要给儿子治病。”

后来,老二出生了,吕爱梅给老二取名叫“小猛”,希望他能“精壮些、健康些”。但天不遂人愿,2001年,小猛和大哥一样,出现了同样的问题。

村子里的医生看不了这种怪病,母亲就用三轮车带着他俩求医问药。在走遍了省内大大小小的医院和诊所后,兄弟俩最终被确诊为肌肉萎缩侧索硬化,一种基因缺陷罕见病,也就是“渐冻症”。

 “她就是我们的李焕英”

伺候人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对一个60岁的老人而言。

将儿子搬上床是个体力活。这个时候,她就像扛起一袋无法定型的面,沉一口气、双腿紧绷,将小强从轮椅上抱起,先将他的上半身放在床上,再把垂在床沿的腿仔细放好。为了避免儿子躺得不舒服,小小的病号床上铺满了小枕头。收拾完毕,吕爱梅就熟练地给儿子插上呼吸机。

看到呼吸机正常运转,儿子眉头由紧到缓,她才长舒一口气,开始她的每日“逗笑时刻”,“儿子,怎么样,妈的动作是不是越来越熟练了?不比大医院的差吧?”

原本难受的儿子,听到吕爱梅半开玩笑的话后,也忍不住眉开眼笑。

大儿子这边安顿妥当,二儿子也不能受“冷落”。

2021年2月23日,吕爱梅照顾两个儿子

为了避免小猛同一姿势坐的时间过长,吕爱梅隔段时间就帮小猛调整一下坐姿。“同一个姿势时间坐久了,就容易得褥疮。”吕爱梅说。

调整完后,她还会把小猛的头放在自己的怀中,晃来晃去。吕爱梅说,“经常有频率地晃动,会让他觉得舒适一些,也让他觉得没那么无聊。”

大小便更是困难的事情,也关乎尊严。从卧室到厕所,不足3米,却往往消耗母子大量的时间与精力。

“为了体谅妈妈,我们也尽量不多喝水。”小猛说。等把两个儿子都安排妥当后,吕爱梅就迎来了自己的一小段休息时间——静静地坐在房间一侧。

看着母亲疲倦的神色,一旁的小猛眼睛变得通红,哪怕是每天重复的情景,每每望见,也不免让他难受。

“她就是我和我哥的李焕英。”小猛说。

“虽然俺有病,但是俺也想回报社会,尽自己的一份努力”

对吕爱梅来说,染黑头发并不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美,而是自己不敢轻易老去。老伴耳聋,两个孩子又患有疾病,这个要强的女人知道,她得做家里的顶梁柱。

不甘如此的小强和小猛相信,老天总会给人一口饭吃。他们不想以后回忆自己的一生,除了厚厚的病历单就只有木床、轮椅和天花板。

2021年2月23日,吕爱梅为大儿子剪指甲

在小强还没有经历几次大手术前,哥俩合计着去街头唱歌赚钱。

天蒙蒙亮的时候,吕爱梅会帮两个儿子起床,再给他们调好热水、刷牙、擦脸、穿衣服。然后,吕爱梅要把两个孩子搬到三轮车上,再放上从二手市场淘来的音响设备。仔细检查儿子和设备是否固定好后,吕爱梅才开始小心翼翼地向前蹬去。

小强和小猛也会参加志愿者活动,帮助患有“渐冻症”的小朋友筹款。虽然只能坐着,不能像其他人一样忙来忙去,但那个时候,也是他们最开心的时候。

“虽然俺有病,但是俺也想回报社会,尽自己的一份努力。”小猛说。

后来小强的病更严重了,甚至到了不能说话、离不开呼吸机的地步,哥俩的“演艺生涯”也只能中断。

60岁的母亲做起了美食视频,娘仨开始了新事业

告别了“演出”,没了收益,眼看着日子越过越难,不服输的娘仨又决定赶个潮流。

“听说拍视频能赚钱,我们就自学了些技术。”小猛说。小强负责策划,小猛负责后期剪辑,吕爱梅则出镜做菜。做美食直播、视频时,娘仨各司其职。

“如今日子虽然比较艰难,但我们还是要坚持下去,我也要陪着妈妈和大哥一起走下去。”小猛笑着说。

记者采访离开时,母子仨正笑着讨论第二天的抖音视频文案。阳光透过门口稀疏的枝叶洒了一地的金黄,关上大门,还能听到远处传来断断续续的笑声。

扫码关注

  • 河南省慈善总会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2004-2012 河南省慈善总会     对本站数据有疑问请致电联系0371-65509100

豫公网安备 41010502003174号     豫ICP备14009891号-1   地 址:郑州市晨旭路8号 福彩大厦5、6楼    邮编:450000


技术支持:北京厚普聚益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