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于尊严的讨论

2012/7/11 10:08:00 本站

端午节前的6月21日,我接待了一个求助者,和我讨论尊严问题。

    她是一个女人,年轻漂亮,穿着干净,说一口普通话,却是有着低保证、一级残疾证的高位瘫痪坐着轮椅的病人。我下楼去接她上来,询问她的情况。结婚却没有领证,公婆一家和老公都扔下她去外地打工了,只有她一人在家,没人照顾。父母年龄大了,身体不好,也没钱帮不了她。她是几年前做手术造成高位瘫痪,现在严重贫血和褥疮,没钱住院治疗,特来求助。

    她的条件明显不符合我们紧急救助的条件,经请示领导,决定给予她200元的路费补助。可她拒不接受。她说昨天下午去省妇联求助时,打我们的求助电话让她来的,她这一路来的多不容易,即然来了就要给她几千元的帮助,让她有钱住院治疗。我又向接电话的张老师求证,只是说让她来说明情况……

    在以后的两个多小时里,我和她讨论了许多话题:我说你有低保证、一级残疾证,新农合医保,已能保证你的基本生活需要。比如你的病在县医院就能治疗,只要付400元的起付款,就能报销80%。可她说连这个也付不起,她已经借不来钱了。

    我问她一级残疾证每月有生活补助吧?她说没有。可我接待过的郑州的一级残疾证每月就有300元的生活补助。为此我打电话到省残联信访部,他们说就是如此,看各地残联的支付能力了。新蔡县的残联就是没有生活补助,只有举办残疾人免费技能培训班,她已参加过了。还有获得赠送的轮椅。

    由此说到对残疾人来说,重要的不仅是要有生活补助,还要有人照顾生活起居。国外的残疾人就可以住进专门机构,有这种生活保障。可在国内连残疾人通道都不完善,她现在回家就是一人在家等死……

    还讨论了她的褥疮,我说这个病是常见病不难治愈的,如果你真的这样会疼的坐不住的。可她说下肢已无知觉,穿着纸尿裤的。我几次说帮助她上厕所她都说不方便不去了。我还是忽略了她的感受,深感内疚……

    最后我们讨论到尊严问题。她说多次向人借钱,最后来郑求助,已无任何尊严可谈,你是体会不到的。我说人在社会中生活,是群体中的一份子,谁没有天灾人祸的,都需要别人的帮助,这与尊严无关。今天你是求助者,明天也许是帮助者,我们从未轻视过任何求助者。你的心,决定你看见的,我们是自己命运的创造者。英国的斯蒂芬·霍金长年生活在轮椅上,用仅能活动的几个手指操纵一个特制的鼠标器在电脑屏幕上选择字母、单词来造句,然后通过电脑播放声音,还照样演讲和搞科研。你比他幸运多了,你的上肢灵活,头脑清楚,完全可以自食其力。

    最后我劝说她办了领款手续,把她送出大门。问她去哪说不知道,让她回家说不回。我只好把她推到路边的摊位上买了凉皮和两瓶水,让她吃着考虑一下。

    过节的三天我一直在牵挂着她,不知她回家没有,在哪里过的?由此也思考许多:一是对打电话来的求助者,一定要问清情况。符合条件的告知准备的资料。不符合条件的一定要耐心解释。要为其着想,不要让他们枉跑一趟。二是对前来的求助者,一定要设身处地,共情共想,一视同仁,精心维护脆弱的自尊心,不要无意中伤害他们。在我们的慈善救助有限的情况下,言谈举止中让他们感受到温暖和安慰。

          

    从她身上我看到社会的进步:当他们遭遇困境时,不是一味的自认倒霉,在家等死,而是走出家门,寻求各界帮助。我们的社会已对贫困群体编织成一张救助网,看病有新农合、医保,生活困难有民政,残疾人有残联,而当家庭遭遇天灾人祸、突发事件等原因突然陷入困境时,有我们省慈善总会的慈善SOS紧急救助项目。我们秉承雪中送炭、救急救难的原则,给困境中的他们带来生活的希望和信心,在事发第一时间为他们送去慈善的温暖和感动。

    但我们毕竟不是扶贫和助困项目,我们的慈善捐赠有限,救助金额也就有限,一般的生活困难和看病难,很难给予救助。这就需要我们对求助者耐心解释,设身处地的为其着想,求得理解和接受。注意不在无意中伤害他们,精心呵护其脆弱的自尊心。同时在心理上给予安慰和鼓励,勇于面  

对现实,不放弃就有希望!

                                       项目一部  周果玲


Copyright 2004-2012 河南省慈善总会 对本站数据有疑问请致电联系0371-65509100

豫公网安备 41010502003174号 地 址:郑州市晨旭路8号 福彩大厦5、6楼 邮编:450000

技术支持:北京厚普聚益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