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文化

南关厢素食馆:把餐馆做成社会企业

2017-10-25 16:20:00 公益时报皮磊

南关厢素食馆的公益模式吸引了全国各地的公益组织前来取经_b.jpg

南关厢素食馆的公益模式吸引了全国各地的公益组织前来取经

除专职厨师和少数固定工作人员,素食馆很多工作由义工和志愿者完成_b.jpg

除专职厨师和少数固定工作人员,素食馆很多工作由义工和志愿者完成

    本报记者 皮磊

    做公益有很多新鲜好玩的形式,比如到沙漠种树、徒步公益、网络捐赠等,但是,你听说过到饭店吃饭也是做公益吗?

    在浙江省海宁市南关厢古街有一家面积并不是很大的素食馆,不过,自开业以来,这家餐馆经常超负荷运转,甚至还有不少顾客慕名前来吃饭,在门口拍照留念。你可能会说,这没什么稀奇的,但该餐馆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其盈利并不属于投资人——除每月定期向社会公开经营情况外,当地慈善总会也介入了餐馆的财务管理,盈余全部打进义工委员会设在慈善总会的专门账户,需要时再申请支取,这部分钱将全部用于公益慈善事业。

    公益餐馆、自我造血、义工服务站、海宁首家众筹民非企业、海宁首家社会企业……或许这才是这家餐馆的魅力所在。短短三年时间,南关厢素食馆的公益造血模式得到了社会广泛认可,吸引了全国各地的政府机关及社会组织前来取经。2016年11月,南关厢素食馆入选中国好公益平台,并被评为首批22个品牌公益好项目之一。截至目前,全国范围内已有12个地方的公益团队和南关厢素食馆合作,在当地创办了公益素食馆。那么,这家公益餐馆究竟是怎么运作的?其公益模式对于其他民间公益组织又有什么借鉴意义?

    让社会资源发挥更大价值

    2014年夏天,海宁市政府对南关厢古街进行了保护性开发,使得这条具有百年历史的街道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人。但是在海宁市皮革研究协会租用的房屋旁边,有几间店铺因为未能找到合适的项目一直闲置着。在一次交流过程中,海宁市慈善总会义工委员会负责人与皮革研究协会负责人都表示,与其让资源闲置,不如加以利用,让其发挥更大的社会价值。

    选择什么样的公益项目最稳妥,能够让普通人以零门槛的方式参与进来,同时实现公益组织的自我造血功能?经过一番考察,他们决定在南关厢古街开办一家公益素食馆,预计总投资在100万元左右。

    钱从哪里来?事实上,海宁义工并不差钱。餐馆发起人、海宁义工委员会常务副会长柴国荣还有一个身份是该市企业家协会的常务副会长,经营着一家规模不小的印刷企业。而义工委领导班子中绝大多数也是企业经营者,甚至不乏有公司年产值上亿元的企业家。

    柴国荣表示,发动企业家捐款并不难,但“公益组织自身不能造血始终是个短板”。在他看来,培育能够“生钱”的公益项目才是公益组织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因此,在经过多次商议后,海宁义工委员会最终敲定了“资金众筹、商业运作、盈利奉献给社会”的运作模式。

    素食馆对外发布的招股书中写道:“素食馆有店铺三间内堂一室,预计总投资100万元,每一万元为一股,一股起投,五股封顶,筹足即止。”另外,该方案中还特意申明——公益项目,公开账目,成本运作,不分红利,不退股。该项目在社会上引发了积极相应,仅仅三天时间,先后有位91股东入股85万元。另外,素食馆还得到了杭州妙醍醐素食馆的全面技术支持。而除了专职厨师和少数固定工作人员,素食馆很多服务工作由义工和志愿者完成,确保素食馆正常运作。

    2014年10月2日,南关厢素食馆召开了第一次股东大会,进一步明确了餐馆的公益属性,即“餐馆通过商业手段运营,经营所得的利润再以慈善公益的形式回馈社会”。同时,会议上还通过自荐与推荐的方式选出了五位股东为素食馆理事会理事,负责素食馆的日常经营与管理。

    2014年11月底,在民政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南关厢素食馆申请注册为海宁市首家素食文化交流中心、海宁首家众筹民营非企业单位、海宁首个真正意义上的社会企业机构。“吃饭也能做公益,我们将把所有利润用于公益慈善活动。我们希望通过搭建公益慈善活动平台,让更多有意愿的市民走近公益,让公益零门槛,让公益活动触手可及。”柴国荣谈道。

    从自我造血到经验输出

    据柴国荣介绍,自成立以来,南关厢素食馆客流一直比较稳定,每天基本接待食客在四五百人次,日营业额在一万元左右。截至目前,餐馆总收入已经超过100万元,公益慈善活动支出80万元。为保证财务状况的公开透明,理事会专门成立了由股东参与的财务管理小组,同时餐馆还邀请了第三方财务管理公司,每天向股东通报经营情况,每月向社会公开经营情况。

    另外,当地慈善总会也介入了餐馆的财务管理事务,餐馆盈余全部打进海宁义工委在慈善总会开设的专门账户,需要时再申请支取。“素食馆所有盈余将用于扶贫帮困、助学助医等公益慈善活动以及素食馆的自身发展,目前已有两万多人参与或从中受益。”柴国荣告诉记者。

    去年底,南关厢素食馆从利润中拿出五万元,支持海宁义工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了一场“厕所革命”,目的是提升公厕服务和形象。在此基础上,今年7月,海宁义工以“‘纸’因有你,我更安心”项目在“腾讯99一起爱”公益活动中申请公益众筹项目,并得到了腾讯公益的支持,共筹得项目款6万多元。

    随着素食馆的运作模式逐渐成熟,全国各地前来取经的草根公益组织也越来越多。听闻有这样一家社会企业,浙江省平湖市民间志愿救援队负责人赵建荣专程赶到南关厢,向柴国荣讨教民间公益组织的“造血”之道。

    赵建荣来自汶川灾区,在平湖一家民营企业当驾驶员,有感于当年家乡得到社会各界的支援,他萌生了组建民间志愿救援队的想法。但由于缺少经费、缺少专业的救援器材,很多救援行动他们无法参与。赵建荣表示:“自身不能造血,向企业伸手要钱总归不是办法。”他们希望参考公益素食馆的经验,改变以往的筹钱方式。

    而上海黄浦区公益慈善联合会在考察了南关厢素食馆的模式后,随即在上海开办了首家众筹公益餐厅——福田缘素食餐厅,南关厢素食馆也认筹了一股。2015年6月,浙江省第二次慈善实体建设现场会在南关厢素食馆召开,其公益模式在浙江全省范围内获得推广。

    截至目前,南关厢素食馆共接待了来自全国各地的300多批次的学习考察团队,其中包括各地政府部门以及公益机构,全国范围内已有12个地方的公益团队和南关厢素食馆进行合作,在当地创办了公益素食馆。2016年11月,南关厢素食馆入选中国好公益平台,并被评为中国首批22个品牌公益好项目之一。

   “100位股东出资100万搭建平台是在做公益,义工在店里服务是在做公益,客人来吃饭是在做公益,利润捐赠还是在做公益……我们希望通过素食馆这个平台影响更多人参与公益,同时鼓励公益创新,探索公益组织自我造血新模式,从而帮助更多公益组织实现造血功能。”柴国荣表示。

    对话

    柴国荣:让公益变得触手可及

   《公益时报》:南关厢素食馆被称为海宁市首个真正意义上的社会企业,对此您是怎么理解的?

    柴国荣:南关厢素食馆不是纯粹的企业,也不是一般的社会服务机构,而是透过商业手法运作,合理合法赚取利润然后再贡献给社会。素食馆所有盈余将用于扶贫帮困、助学助医等公益慈善活动以及自身的发展。因此,素食馆重视体现社会价值多于追求企业盈利最大化。

   《公益时报》:素食馆在最初筹备时提出不分红利、不退股,但股权可以继承,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柴国荣:我们从制定方案时就没把股权当成投资,而是当成市民参与公益慈善事业的一种途径。理事会层面会组织股东参与各种工作小组,直接参与素食馆的日常经营和管理工作。我们希望把大家组织起来,和素食馆共同成长。目前,素食馆的股东人数达270人左右,股东们享有素食馆事务的决定权、参与权、知情权,同时承担确保素食馆正常经营的责任和义务。

   《公益时报》:开饭店也是做公益吗?可能你们经常会遇到这样的质疑,面对质疑你们是怎么处理的?

    柴国荣:开业初期,我们确实受到了很多质疑。为此,素食馆建立了理事会,聘请了专业经营团队,主打素食文化,不断创新菜品;另外,慈善总会介入餐馆的财务管理,盈余全部打进义工委在慈善总会的专门账户,需要时再申请支取。很多人从不相信到相信,再到现在成为公益活动的支持者,都源于我们坚持做到公开透明,主动邀请市民对我们进行监督,这是消除质疑的最佳途径。

   《公益时报》:各地政府部门及公益组织经常到素食馆考察学习,在给你们带来鼓励的同时是不是也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柴国荣:确实,我们一开始很兴奋,但几个月后就变成了负担和压力。理事会为此专门开会讨论,一致认为传播公益造血模式是我们的主要任务,为了支持全国各地更多公益团队自立更生,我们专门成立了工作小组,并参加了2016年深圳慈展会,借机向更多人宣传我们的公益模式。

   在深圳慈展会期间我们接触到了中国好公益平台,通过中国好公益平台的介绍和推荐活动,我们更快速更直接地和全国各地的公益团队建立了关系,目前全国有12个地方的公益团队和南关厢素食馆进行合作,在当地创办了公益素食馆,还有三四个地方的团队准备和我们合作,其中一家已经进入准备期。我们也希望通过这个平台链接更多公益资源,将我们的公益模式进行复制推广,让更多的公益团队和我们一起成长。

Copyright 2004-2012 河南省慈善总会 对本站数据有疑问请致电联系0371-65509100

豫公网安备 41010502003174号 地 址:郑州市晨旭路8号 福彩大厦5、6楼 邮编:450000

技术支持:北京厚普聚益科技有限公司